关于我们 | 加入收藏夹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在线资源>
译名作 愁难寐 喜无眠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最近我生活中的一个大事,是尊我所《世界文学》嘱,选译米·布尔加科夫的《乞乞科夫的离奇遭遇》、法·伊斯坎德尔的《从前有对老夫妻》、阿·阿尔卡诺夫的《“索罗门”与自我意识》和阿·雷巴科夫的《催眠戒烟》等一组幽默讽刺短篇名作。

  译名作,常让人愁不成寐,而后又让人喜而无眠。愁喜都因名家那支妙

笔。1984年译莱蒙托夫的《当代英雄》,愁喜都在大诗人长篇小说诗的意境、诗的语言之优美;2004年译《左琴科幽默讽刺作品集》,愁喜都在“左琴科式的语言”——“‘非文学的’文学语言”的生动与鲜活。这次,则都因为名家的构思奇特,编织巧妙,叙述故事的锦心绣口。
  布尔加科夫小说的神秘主义让人费尽捉摸。捉摸有果,其乐无穷。故事构思也格外离奇。“名字?帕维尔。父称?伊万诺维奇。姓氏?乞乞科夫。身分?果戈理小说的主人公。革命前从事何种职业?收购死魂灵。……”这是百多年前果戈理《死魂灵》中那位大名鼎鼎的主人公,在布尔加科夫的《乞乞科夫的离奇遭遇》中填表时的自报家门。果戈理怎么也没想到,百年之后这位主人公竟会“破口大骂”果戈理“这个鬼儿子”,在《死魂灵》中“污言秽语,毁我声誉,弄得我的脸没处搁”,甚至有“蹲内政部大牢”的危险。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,布尔加科夫这次索性将这位主人公“开肠破肚”,脖子挂块石头扔进了冰窟窿……当然,这只是故事讲述人——“一个正派的文学家”的一场梦。梦中他恨透了乞乞科夫这号人。他们长长一干人马,幽灵似地来到了苏维埃俄罗斯,坑蒙拐骗,竟也易如反掌!

  阿尔卡诺夫的恨,不寓于梦中,而寓于那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小星体——矮星上。或万丈山体滑落,或山洪从天而降,其惯性可造成骇人听闻的灾难?当一个社会的阿谀奉承、溜须拍马形成巨大的惯性会怎样呢?《“索罗门”与自我意识》惴惴不安展示的,正是这么一幅可怕的图景:长官对错一句话,哪怕长官自己都感荒谬,连木头疙瘩凳子也该起而反对,却也引来百官唱喏,万民欢呼。记得儿时看社戏,里面有个小花脸儿,说“老爷放屁,是个香的。蚂蚁放屁,是个臭的!”译此作,才知作家幻想的矮星上的居民都是小花脸!

  运用幽默讽刺艺术手法的不都是幽默讽刺作家。把这种手法用得炉火纯青的普希金、莱蒙托夫、托尔斯泰、高尔基、肖洛霍夫、西蒙诺夫,名前都不冠幽默讽刺作家的名号。写《催眠戒烟》的雷巴科夫也是。他的怒骂,都在嬉笑中。译《催眠戒烟》,我忽然产生一种天真烂漫的想法:假若医疗费用一下提到九霄之上,让上班赚的钱还不够付医疗费,人们可能就不再上班,而是坐在家中静养,那时天下也就再没病人了。《催眠戒烟》的主人公就是这样戒烟的。催眠师一句“戒了吧”,就宰了他50卢布,宰得他龇牙咧嘴。如果女催眠师长得赏心悦目,借催眠能在世人耳目不及的温馨中与她待上一些时间,也值!像主人公起初想像的。结果催眠师却是那么一个……当然了,妙就妙在“不值”,烟才戒了。不然主人公天天心猿意马,有事无事都想去女催眠师那里借戒烟享受“温馨”,烟还戒得了吗?
上一页12 下一页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译员常用综合词典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